我想以後發文日期就改為案發日期好了

目前分類:在野法草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這個圈子很小,南部尤其封閉,有些風吹草動,遲早會知道。最近知悉兩個道長過世的消息,感觸很深。

一個我剛出道時在所待的律師事務所連鎖店,當時在台北擔任總店長的負責人蔡律師。會在南北事務所聯合會議、員工尾牙或者是他們從台北來高雄出差時遇到。大老闆蔡律師印象中人微胖,笑聲爽朗,幽默風趣。對我們這些後生晚輩也很照顧。中型事務所要轉型成大型事務所很辛苦的,幾位合夥人開將闢土,也因此蔡律師擔任了許多家上市公司的董事、監察人。之前發生理律遭劉偉杰捲款好幾個億潛逃出境的事,蔡律師還跟顧客說:「本所不會發生這種事,我們要領錢得蓋十個章」,然後小聲的說:「只是十個章都在我身上....」由他胖胖的身材說出來覺得特別好笑,凸顯了我們雖然是律師,但事務所的型態卻是人治大過於法治(有那個律師受雇有簽僱傭契約的?),在這個社會上有許多諷刺的事卻是這樣理所當然的存在!

昨天,以前的同事告訴我蔡律師因癌過世的消息,雖然時過三個多月了,仍讓我震驚不已,畢竟五十多歲的人還算是壯年,突然撒手人間令人不勝欷噓。聽說是過於操勞所致,上網可以在他所擔任董監事的公司公告上看到他的名字,後面寫著「自然解任」四個字,我不禁為他辛苦的大半輩子換到的就是這四個字感到不值!


另一個是我所不認識的台南石律師,南部三個公會所辦的歐洲旅遊,去年大受好評,所以今年又辦了法國行,七十多歲的石律師杵著柺杖帶著老婆上了飛機,最後在法國中風死亡。我沒見過也不認識這位石律師,因為他的死,讓法國不再浪漫了,因為他的死,提醒了我們生命真的很脆弱。據石律師的兒子表示:父親是含笑而終的,回頭想想也的確是,因為他的人生到最後一刻都是在享受,的確可以含笑而終。


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垃圾車來時,都會傳來花媽市長陳菊的聲音.....內容大概是各位鄉親,高雄縣市已於99年12月25日合併,分為四維行政中心以及鳳山行政中心,所有公務人員都會照常上班提供的服務不便....叭啦叭啦的溫馨喊話。台灣這麼丁點大,各級行政單位疊床架屋確實沒有必要,如果行政單位能夠小而美,以較少的成本發揮較大的行政效益(可能要從跟中央的關係改善開始),對於合併,個人是樂見其成啦!只是任何改變都會有點陣痛期,也許過了十年回頭看,這點陣痛跟以後已經看到的好處相比已是微不足道,作為一個歷史的見證人,還是記錄一下今天發生過的事,當成是法窗隨筆好了!

話說接了件室友律師轉介羈押禁見的案件,從去年11月25日羈押到今天快滿兩個月了,檢座忙完查賄的重大案件後,終於想到生靈們!昨天下午接到書記官的電話說今天要開庭(如果可以的話,地方法院檢察署要早點通知,不是每個律師都像草媽這麼閒滴~~~當然對於檢座要開庭這件事無庸置疑我是心懷感激的)留言表示上午十點市政府警察局偵查隊會將我的當事人借提到市警局做警訊筆錄,也留下了一隻前金區的室內電話,要我找某偵查佐大哥!基於想儘速敲定翌日行程昨天我有空時打該隻室內電話遲遲無人應答,還回頭跟書記官確認一次,書記官要我隔天十點以後再聯絡,我心想那隻可能是訊問室的電話,現在沒人在裡面,還「靠勢」市刑大跟事務所是鄰居,走路可以到,可以先進辦公室拿卷後在慢慢晃過去!也因為是羈押禁見的案件,當事人的父親已經兩個月沒看到自己的兒子了,就算去看守所辦理也不能看,在接到我的電話後隔天一早就去我們兩個人所認知的市刑大想看看兒子,就算是遠遠的看他從囚車上下來也好!(當過總統還是不錯的,就算是坐牢,家人們還是有機會從電視上看到他,有事沒事就有人辦理特別接見......)

第二天,時間慢慢接近十點,真是見鬼了,該隻室內電話還是沒人接,後來我終於忍不住看著律師手冊撥打高雄市警察局刑警大隊的電話,才得知他們因為縣市合併已搬去東邊的鳳山了,那隻舊電話在縣市合併後已經消失了!本來易如反掌的行程徒增變數,心疼著油錢多了好幾倍!我留了手機請他代為聯絡某偵查佐大哥,過了一會兒某大哥跟我聯絡上,還反問我說我好像只有提一個耶!挖勒,連當事人今天是否要開庭完全不知道(但我的直覺是應該會開),超級討厭這種不確定的事,害我要花很多口水跟時間去確定!一方面先請某大哥直接跟書記官聯絡,一方面安撫急得跳腳的當事人父親。而當事人的父親不愧是有牢獄經驗之人,馬上說他到打電話去看守所問今天有無借提他兒子出來,這種經驗也非常可貴要繼續傳承下去!總之,我在11點25時,從高雄市的西邊殺到東邊,終於見到我的當事人了,虛擲一整個上午!現在的刑警已經沒有受過刑求的技巧及訓練,對於犯罪嫌疑人態度也還算友善,只是覺得當警察的怎麼都這麼愛喝茶,很喜歡一群警察圍在沙發區泡茶。陪訊工作就是在旁邊陪著,當一個安分的目擊證人!我遠遠地看著我的當事人做筆錄,耳朵拉得長長的,還和其他警察大哥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聊,到了十二點多吃了一個偵查隊請的免費便當,看看類似包自助餐的便當,不禁讓人懷念起在調查局陪訊時所吃的日式雙主菜大便當,小小的陪訊便當就是中央跟地方單位在經費上差距的縮影,多讀點書考試考好一點日後真的會值回票價。

從鳳山問完後就沒事了嗎?不,照例檢察官還要覆訊一次,我要等偵查佐大哥問完另一個被告後,然後要回地檢署覆訊時在場,這次雖然開庭時間還是不確定,好在地點是確定的。於是被告又要大費周章從鳳山出來搭囚車從中正一路開到中正四路回到地檢署覆訊,當然我也是,下次我會試著搭捷運的。我大概四點接到偵查佐大哥的電話(鳳山辦公室的電話還沒接好,所以大哥都是以手機跟我聯絡)說人已經到地檢了,匆匆趕到地檢又等了一個小時,真是坐立難安阿,晚上草爸七點的班,我一定要在晚上六點半以前到家,求爺爺告奶奶央求書記官拜託檢察官快點開,終於我在五點半開到了庭,六點結束收工,結束了整天在大高雄東奔西跑的一天......很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見鬼了的吳鳳這種事!強烈建議法院增設十二歲以下兒童託管區,以造福下班時間後還要繼續工作的大人!

 


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一篇的副標可以下「百無一用是書生」。

八八風災迄今已經九天了,很多人一定跟我們一樣除了出錢,還想要多做些什麼。這時候就發現,光憑一張嘴皮子的社會敗類組不如自然淘汰組有實踐力,有執行力,簡單的講學社會科學的在這個關頭沒啥子用!(但統治階級都是我們社會敗類組的。證明有一張嘴巴,然後腦袋跟著屁股思考,就能在此社會暢行無阻)

草爸8/13開始連放四天,本來就打算撥出兩天時間貢獻災區,週四打電話去世界展望會,想要「貢獻所學」,問他們有沒有需要醫療方面救助,答案卻是醫療資源由南部某教學醫院統籌分配,他們不方便介入,反問問草爸可否幫忙載物資,草爸週四就幫忙載物資,雖然怪怪的,但總是為災民盡一份心。(p.s有時候我覺得做一件事不一定是要達到某種效果,草爸單純地只想盡一分心而已)

週五8/14有陸續災民進駐佛光山,草媽去屏東的路上聽到警廣徵求熱心的駕駛朋友提供車輛將災民送往佛光山,將此訊息告知草爸,草爸果然一馬當先,萬夫莫敵搶先去幫忙,透過警廣播送,熱心的民眾很多,一下子車輛足以使用。原本草媽只是希望草爸載載物資就算了,沒想到草爸打電話來說佛光山後,居然要派他去台東「貢獻所學」,中午之前出發,草媽則宛如晴天霹靂,心裡很不高興,去佛光山是很安全的,現在居然要被空投到台東,覺得非常擔心。

好在因為災民在佛光山安置中心有上千人,急需醫療資源,所以草爸就留在佛光山幫忙(事實上是忙不完了),災民吃飽穿暖後自然會想到身體的其他病痛,草爸在有限的藥品中,還是盡力的幫助他們也就留置在佛光山了。一待就是二天,直到週六深夜才回家休息。

週日下午三點,草頭芊整理一箱玩具,草媽帶著草頭芊跟著草爸到佛光山。草媽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是個標準的書生,只有打字速度還可以,實在沒什麼能做的,草頭芊在這裡還算乖,有幫忙布置大雄寶殿,跟其他的小朋友在教室畫畫。

草媽眼見佛光山的師父們很有組織的張羅這些災民的衣食住行(這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還看到皮膚黝黑的外國師父在這裡修行喔!從山上接下來的災民(大多是布農族的原住民)程序是先到佛光山內部附設育幼院報到、挑衣服梳洗,用餐,之後就住在大禮堂裡打地鋪,雖然他們大都信基督教,但在佛門聖地中身心都暫時得到了安頓,宗教真的是沒有種族、沒有界線的。原住民同胞個性真的比較隨性,即使身處佛門聖地,保力達照喝,煙照抽,檳榔.....更是不可或缺!

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封邀請參加同學會的e-mail:
內容是我們已經畢業十一年了........,

十一年,這個數字觸動了我的懷念,
當然,靜同學出關在即,
還沒去看bb,有失阿姨職責,
也是我北上的動力之一,

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這本書要是早些年看,
就不覺得台灣人莫名其妙的意識型態很奇怪了!


書名叫「後山日先照」,

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9月9日是律師節,
現在各大公會大概都在忙著吃飯。
但同時今天也是狗節,
展覽館通常會有狗展,


這天在法界考上律師的過律師節,

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草媽目前還能看些閒書,
小鎮圖書館一張借書證可以借四本書,
草媽大概都會有一本國外介紹或旅遊的書。

作者是將他在挪威工作兩年的經驗,
將台灣和北歐各個面向做一一比較,
有許多彩色照片,

草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